詳細信息
首頁 > 商會服務 >法律服務 >詳細信息

深度解讀《公司法司法解釋五》

發表時間:2019-06-11  閱讀次數:13066  文字大小 〖 最大 中等 一般

2019年4月29日,最高院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五)》。本次出臺的司法解釋只有6個條文,內容并不算多,并且集中在維護中小股東的權益方面,下面來進行一一解讀。

條文

第一條 關聯交易損害公司利益,原告公司依據公司法第二十一條規定請求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賠償所造成的損失,被告僅以該交易已經履行了信息披露、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同意等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程序為由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公司沒有提起訴訟的,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款規定條件的股東,可以依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二款、第三款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解讀

該條第一款讀起來有點晦澀,主要因為其指引到另一個條文——《公司法》第二十一條“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利用其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違反前款規定,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奔由險庖惶蹙涂梢鄖邐目闖霰敬嗡痙ń饈臀宓諞惶醯暮誦腦詮亓灰咨?。在司法實踐中,關聯交易的被告一方最常見的抗辯事由就是該交易程序合法,是經過股東會董事會批準通過的。然而事實上很多中小股東無法對抗大股東意志,被表決或是稀里糊涂表決的情況屢見不鮮。該條解釋出臺以后,法院在審理關聯交易類案件時,可以不看公司決議只看交易本身是否公平,這顯然是最大程度上的?;ぶ行」啥?,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待。第一是本身就投了反對票的股東,其當然的可以通過起訴維護自身權益;第二是出于這樣那樣的原因投了贊成票的股東,如果交易本身確實違反公平他可以提起訴訟。實務中中小股東通過訴訟維權的選擇并不少,官司該怎么打,訴訟請求怎么定最為穩妥仍需結合實際情況。該條具體會對法院的裁判實踐產生多大的影響有待時間進一步的檢驗。

該條的第二款則更加抽象,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主要講的是訴訟主體資格及如何行使股東訴訟權利的問題。總結下來是普通有限公司的股東都有資格使用第一百五十一條維權,股份制有限公司的股東則增加了條件,連續180天以上單獨或與其他股東共同持有1%以上的股份,即“180+1%”。如何行權則是一個交叉管轄的問題,告董事、高管須提前發函給監事要求監事起訴;告監事須提前發函給董事要求董事起訴;告股東給董事、監事擇一發函(章程有約定章程優先)。不論是董事還是監事,收函后拒絕起訴或30天內未起訴的,股東就可以代表公司起訴。上述的都是正常情況,如果情況特別緊急股東直接起訴也是可以的。

 

第二條 關聯交易合同存在無效或者可撤銷情形,公司沒有起訴合同相對方的,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款規定條件的股東,可以依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二款、第三款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解讀

該條的核心同樣是維護中小股東利益,進一步明確中小股東可以代表公司間接維護自己的權利。通常公司關聯交易都是由大股東主導完成,即使關聯交易合同存在違反公平性的情況公司也無法起訴,此時中小股東完全可以代表公司起訴。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三款中對股東該告誰給的表述是“他人”,這樣的表述為司法實踐帶來了不少的麻煩。這條解釋對此問題給出了明確的說法,即合同相對方。這也給中小股東的訴訟指明了方向,即中小股東不僅可以告公司內部的人還可以告合同的相對方,并且這個相對方可以是白紙黑字寫明的也可以是背后的實際控制人。

有一點很容易被人所忽略,要結合《合同法》來看,《合同法》第七十五條中規定的撤銷權僅有一年,且合同法解釋一第八條也已經明確合同撤銷權為除斥期。如果說除斥期借滿,那也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二款的情況緊急。股東可以越過董、監,不必等30天而是直接起訴要求法院撤銷合同。這也是本條解釋所能讀出的一層含義。

 

第三條 董事任期屆滿前被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有效決議解除職務,其主張解除不發生法律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董事職務被解除后,因補償與公司發生糾紛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據法律、行政法規、公司章程的規定或者合同的約定,綜合考慮解除的原因、剩余任期、董事薪酬等因素,確定是否補償以及補償的合理數額。

解讀

該條款可供解讀的地方不是很多,可以結合著勞動法體系來看。首先是強調了股東會可以隨時解除董事職務,將董事職務和普通勞動關系區分開,就解除董事職務這個問題董事本身顯然是沒有司法救濟手段,當然前提是股東會解除董事職務的程序合法。其次也是給了董事一定的權利保障,即解除職務的同時該給予的報酬、補償仍是需要給的,否則董事是有權起訴并且法院也是會根據實際情況予以支持的。現實中很多公司在解除董事職務的時候一并也就把他開了,此舉顯然就是違法解除勞動合同。勞動人事方面仍是以勞動法體系為準。總結為董事雖沒有特權但勞動者最基本的權利需要保障。

 

第四條 分配利潤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作出后,公司應當在決議載明的時間內完成利潤分配。決議沒有載明時間的,以公司章程規定的為準。決議、章程中均未規定時間或者時間超過一年的,公司應當自決議作出之日起一年內完成利潤分配。

決議中載明的利潤分配完成時間超過公司章程規定時間的,股東可以依據公司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請求人民法院撤銷決議中關于該時間的規定。

解讀

該條所反映的也是公司運營過程中一個相當常見的現象,即小股東光有錢投進去卻不見錢出來,法律上稱為延期分紅。這條就延期分紅問題有了明確的要求,即公司一旦做出利潤分配決議最遲就是一年內要完成利潤分配。此外對于利潤分配決議中載明的利潤分配時間超過公司章程的,股東可以起訴要求撤銷決議中的時間規定。

 

第五條 人民法院審理涉及有限責任公司股東重大分歧案件時,應當注重調解。當事人協商一致以下列方式解決分歧,且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一)公司回購部分股東股份;

(二)其他股東受讓部分股東股份;

(三)他人受讓部分股東股份;

(四)公司減資;

(五)公司分立;

(六)其他能夠解決分歧,恢復公司正常經營,避免公司解散的方式。

解讀

司法實踐中,在公司出現了僵局的情況下,很多股東直接就起訴解散公司,通過清算來實現自身的權益。在被解散的公司中不乏有些是經營情況良好只是人員內部協調出現問題。有時候法院為了維護股東利益只能做出解散公司的判決。這勢必會造成一定的資源浪費。該條正式確立了審理公司僵局問題時法院要以調解為主,有點像婚姻法中大家好聚好散這樣的一個思想。能確立這樣的一個理念無疑是比較經濟也是比較值得肯定的事情。但是會不會有像婚姻法那樣出現久調不判,增加訴累的情況發生,有待實踐考量。條文中列舉的幾種情形中最值得一談的是第一種。在公司法體系之下,要想完成股權回購,其條件可以說是無比苛刻。這第一種情況竟然為股權回購開了一扇窗,但是由于股權回購牽扯甚大,法院究竟能不能以調解的形式促成公司股權回購需要進一步觀察,畢竟其與公司法存在一定的沖突。

 

第六條 本規定自2019年4月29日起施行。

本規定施行后尚未終審的案件,適用本規定;本規定施行前已經終審的案件,或者適用審判監督程序再審的案件,不適用本規定。

本院以前發布的司法解釋與本規定不一致的,以本規定為準。

解讀

即本解釋不具有溯及力。(轉自網絡)

世界杯半全场怎么买
南京網站制作_南京網站建設_南京憶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