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信息
首頁 > 商會服務 >法律服務 >詳細信息

合同法關于”惡意串通“的認定及案例分析

發表時間:2019-05-31  閱讀次數:834  文字大小 〖 最大 中等 一般

莫燕雯
江蘇中慮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南京大學法律碩士,主攻民商法、經濟法,獲得證券從業資格。注重法律思維、能力培養,擅長文書寫作、速記、速錄,就實務問題發表過多篇文章,刊登《江蘇法制報》、《無訟》、《金陵律師》,轉載于《問律》、《中國律師》、《天同》、《律新社》等微信公眾號。
 
筆者近期處理的案件中多起關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導致合同無效,但是關鍵都在于對“惡意串通”的認定,是否構成惡意串通認定的標準、舉證責任,以及相關的法律規定。
 
因此,筆者通過本文從法律規定本身出發,分析對“惡意串通”的理解,再通過案例的形式探討實務中“惡意串通”的認定。
 
一、“惡意串通”的認定標準及法律規定
 
惡意串通最為常見是發生在合同領域,惡意串通訂立的合同就是合同雙方當事人非法勾結,為牟取私利而共同訂立的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因此,本文從《合同法》及相關規定、《民法總則》的規定中分析“惡意串通”。
 
(一) “惡意串通”的法律規定
 
1、《合同法》等關于“惡意串通”的規定
 
根據該法第五十二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
 
惡意串通在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時,合同無效,但是不論在《合同法》還是兩部司法解釋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前形勢下審理民商事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等都沒有明確這里的“惡意串通”指的是何種行為,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的規定可以幫助理解惡意串通,即:“買受人以出賣人與第三人惡意串通,另行訂立商品房買賣合同并將房屋交付使用,導致其無法取得房屋為由,請求確認出賣人與第三人訂立的商品房買賣合同無效的,應予支持?!?/span>
 
從理解上可以認為,存在串通行為,導致的結果損害其他人的利益,那么可以初步判斷為《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所指的惡意串通,當然,這里的理解比較粗淺,還需要進一步分析。
 
接下來,《合同法》第五十九條規定:“當事人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財產收歸國家所有或者返還集體、第三人?!?/span>
 
也就是說,在認定惡意串通的基礎上,所獲得的財產應當返還,但并未提及賠償或者其他內容,畢竟一般的合同無效雙方都有過錯,責任和后果都存在于合同雙方之間,惡意串通則與之不同,損害的是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的利益,應當對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有所賠償或者補償。
 
2、《民法總則》關于“惡意串通”的規定
 
根據該法第一百五十四條:“行為人與相對人惡意串通,損害他人合法權益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span>
 
這一規定的源頭是《民法通則》第五十八條第四項:“下列民事行為無效:(四)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的;”以及上述《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二項規定的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無效。
 
這里只要是損害到他人,該民事法律行為都是無效,不區分國家、集體、第三人等,只要惡意、串通、且造成了損害,這樣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也就是完全不發生法律效力,即盡管民事法律行為全部要件已經成立,但欠缺生效要件。當然,這里的惡意串通行為是需要受到損害的“他人”提起無效之訴,方能使得惡意串通行為歸于無效。
 
除此之外,該法第一百六十四條第二款規定了代理中一種特殊的惡意串通以及相應的連帶責任,即:“代理人和相對人惡意串通,損害被代理人合法權益的,代理人和相對人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笨梢雜美蠢斫舛褚獯?。
 
(二)“惡意串通”的構成要件
 
惡意串通是指當事人為實現某種目的,相互串通、共同實施的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為。惡意串通行為又被稱之為惡意通謀行為,一般是在買賣活動中,雙方以損害他人利益為目的,弄虛作假的違法行為。
 
具體表現為:串通掩蓋事實真相,在應價過程中串通一氣,有意壓價,損害委托人的利益等等,表現形式多種多樣,但是結果都是對他人利益的損害,可以初步認為“惡意串通”有兩個構成要件:
 
1、“惡意”:雙方故意
 
惡意串通首先需要有雙方損害第三人的惡意,惡意是相對于善意而言的,也就是明知或者應知某種行為會損害國家、集體、第三人的利益,對此持有一種故意的心態而為之,這就構成了“惡意串通”的惡意。
 
但是,如果雙方當事人或者一方當事人不知道或者不應當知道這種行為的損害后果,那么不構成這里的惡意,畢竟需要雙方具有“串通”的行為,如果一方故意,另外一方不知曉,那么存在應當受到?;さ慕灰紫嘍苑?,存在需要維護一般交易穩定、安全的法益,可能無法被認定為這里的“惡意串通”。
 
2、“通謀”:共同目的
 
惡意串通需要惡意串通的雙方當事人事先存在通謀,也就是說當事人具有共同的目的,即串通的雙方都希望通過實施某種行為而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的利益。
 
共同的目的可以表現為當事人事先達成一致的協議,也可以表現為一方作出意思表示,另一方或其他當事人明知實施該行為所達到的非法目的,而用默示的方式表示接受,這樣都存在通謀。除此之外,當事人互相配合或共同實施了該行為。
 
除此之外,筆者認為還有必要提到《民法總則》第一百四十三條:“具備下列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有效:(一)行為人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二)意思表示真實;
 
(三)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不違背公序良俗?!泵袷路尚形行У囊瘓褪恰耙饉急硎菊媸怠?,“惡意串通”的行為明顯在作出行為時意思表示不真實,那么在理解與認定時,如果認定“惡意”、“通謀”比較困難,那么可以從“意思表示不真實”入手進行舉證,下文著重分析“惡意串通”的舉證責任。
 
二、認定“惡意串通”的舉證責任及法律規定
 
(一)舉證思路:推定
 
法院審理惡意串通的案件,通常是依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是否“惡意串通”一般都是個人的心理活動,不會有任何人訂立合同存在“通謀”或者“惡意”時會將這種意思表示通知他人,因此,僅存在于訂立合同雙方之間的心理活動如何舉證?
 
在分析一些案例和司法觀點后,筆者總結出一種解決方式,即對“惡意串通”的認定采取推定方式,當然,這并不意味著承擔舉證責任一方舉證責任的完全轉移,其仍需要舉證,但在綜合分析相關證據的基礎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九條之規定,依照日常經驗、行為習慣等,根據蓋然性原則予以判斷和認定。
 
當事人主觀心態如何,是認定是否構成“惡意串通”的關鍵所在,而主觀心態屬于個人內心活動范疇,除當事人自行承認以外,難以直接予以證實或查明,若僅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薄八髡?,誰舉證”的規則分配舉證責任,要求主張權利的當事人承擔全部舉證責任,其基于客觀原因而導致舉證不能,進而敗訴的可能性較大,不具備可操作性。
 
對于類似情況,采取推定方式完成舉證、質證較為合理、可行,即在當事人提交的證據或已查明事實的基礎上,依照日常習慣經驗,推理、判斷未知事實是否存在,并允許相關當事人進行反證、辯駁,只要存在高度蓋然性的可能性,則可擇優判定某種事實,從而在最大限度內反映案件真實情況。
 
(二)“推定”的法律依據
 
這樣對“惡意串通”的推定也需要在法律規定的基礎上,不能僅僅依據感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九條第一款規定:“下列事實,當事人無需舉證證明:(三)根據法律規定或者已知事實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能推定出的另一事實;”因此,在民事訴訟過程中采取推定方式認定案件事實,符合法律規定。
 
當然,推定方式僅限于難以用證據直接予以證明的情況,推定事實仍需以可知事實為基礎或以有效證據佐證,并不因采取推定方式而免除當事人需要承擔的舉證責任。
 
例如:證明虛假公租房租賃權轉讓交易損害同住人的權利,那么則需要先證明基礎事實,即沒有實地看房、沒有相關銀行交易流水、沒有交付行為等等,這些行為結合起來就是存在通謀,那么結果是損害他人利益,具體案例在本文第三部分詳述。
 
在認定是否“惡意串通”時,推定方式進適用于認定當事人在實施某行為時是否故意而為之的心理狀態,對于當事人基于該行為是否牟取了利益,主張受到損害的一方當事人,仍然需要承擔舉證責任。
 
三、案例分析
 
(一)基本案件
 
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受理的原告董躍琴與被告高咬臍、高遠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一案,案號(2015)閔民五(民)初字第2579號,在通過推定方式認定“惡意串通”具有參考價值。
 
原告董躍琴與被告高咬臍系夫妻關系,兩人自2000年起居住于涉案公有住房內,系爭房屋登記的租賃戶名為“高咬臍”,被告高遠系被告高咬臍與其前妻的婚生子女。
 
2014年10月13日,被告高咬臍(轉讓方、甲方)與被告高遠(受讓方、乙方)簽訂《上海市公有住房承租權轉讓合同》一份,約定甲方將涉案公有住房承租權轉讓給乙方,轉讓價款50000元。
 
雙方約定,自合同簽訂之日起10內至房地產交易中心辦理公有住房承租權轉讓手續,甲方同意自該公有住房租賃關系變更手續辦妥后的10日內,騰空系爭房屋并交乙方驗收交割。
 
合同所附《公有住房同住成年人意見書》載明,“我們一致同意,甲方以人民幣伍萬,將該公有住房轉讓給乙方,同意推選高咬臍為‘個人住房特種存單’的存款人代表?!甭淇睢巴〕贍耆飼┳鄭ǜ欽攏貝τ小岸廄佟弊盅那┟?。轉讓合同落款處,被告高咬臍、高遠簽字確認。合同備注欄列明,本案系爭房屋的受讓人為被告高遠,該公有住房系受讓取得。
 
同年10月23日,上海市閔行區房地產登記處核準通過《上海市公有住房差價換房審核表》,同意本案系爭房屋租賃戶名由被告高咬臍變更為被告高遠。原告認為兩被告擅自變更系爭房屋承租戶名的行為侵害了其合法權益,訴至法院,要求判令確認被告高咬臍與被告高遠之間簽訂的《上海市公有住房承租權轉讓合同》無效等。
 
(二)法院認定
 
法院認為:“《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明確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span>
 
本案中,系爭房屋屬公有住房,雖公有住房承租權的承租戶名已過戶登記至被告高遠名下,但被告高咬臍與被告高遠簽訂合同之時,一方面,兩被告并未征得作為系爭房屋同住人的原告的同意,侵害了其合法權益;另一方面,兩被告之間亦不存在交房、付款等客觀交易行為,雙方并未實際履行合同義務。
 
因此,兩被告簽訂《上海市公有住房承租權轉讓合同》,并非真實的公有住房承租權轉讓的意思表示,而僅是系爭房屋虛假的公有住房承租權轉讓行為,違反了上述《合同法》之相關規定,雙方簽訂的合同應為無效合同,自始不具有法律效力。
 
故原告要求確認被告高咬臍與被告高遠簽訂的關于上海市閔行區江川路XXX弄XXX號XXX室房屋的《上海市公有住房承租權轉讓合同》無效,兩被告應協助原告將系爭房屋公有住房承租權租賃戶名恢復登記至被告高咬臍名下?!?/span>
 
據此,法院依照《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之規定,支持了原告的訴訟請求,即判決確認被告高咬臍與被告高遠于2014年10月13日簽訂的關于涉案公有房屋的《上海市公有住房承租權轉讓合同》無效。
 
(三)“惡意串通”認定思路
 
這一案件最典型之處在于法院推定“惡意串通”的兩個基?。?/span>
 
1、兩被告并未征得作為系爭房屋同住人的原告的同意,侵害了其合法權益;
 
2、兩被告之間亦不存在看房、交房、付款等客觀交易行為,雙方并未實際履行合同義務,不存在真實的交易。
 
這兩項基礎內容是認定“惡意串通”過程中,認為受到損害一方需要舉證的基礎事實,也就是說,這里的受到損害的“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需要舉證證明兩個串通的被告“所為”和“未為”兩個行為,即一方面存在損害的行為是什么,這里就存在“惡意”;另一方面不存在的哪些基本事實,可以用于證明不存在真實的交易等等,那么理所當然構成“串通”,至此,結合“根據法律規定或者已知事實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能推定出的另一事實”,最終推定出惡意串通。
 
四、結語
 
離開案件本身談法律規定是沒有意義的,只有結合實務中的案件從正反兩個方面分析,才能更好地理解和認定“惡意串通”。本文探討“惡意串通”最主要的目的是應用在實務中,成為確定合同無效的事由,從認定標準到舉證責任,再到實務中的案例分析,最終是為了提供分析案件的思路,從而確定合同的效力。
 
由于“惡意串通”訂立的合同具有極大的破壞性,損害了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的利益,為了維護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的利益,《合同法》和《民法總則》才會都將之規定其中,納入無效合同,目的即是維護正常的合同交易秩序。(江蘇中慮微信號)